一大块蛋挞

老夫特真的变成我的树洞了呢。昨天打排球把膝盖伤了,还是在赛场上。比赛输了,自己有点难过觉得对不起师兄师姐的期待和自己得锻炼。但今天校医院说它治不了让我去北医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伤的严重了。结果闹到最后就是爸爸早上刚做完胃镜难受着就得来接我完了送我去医院,妈咪出差都不安心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在自己几乎一步都疼得动不了只能等着爸爸来接的时候第一次那么怨着自己。听着他念叨我,自己觉得后悔的不行,但只能跟他撒着娇说别说了。那时候真想哭啊自己二十岁的人了,他们累的时候不仅不在身边还给他们添着麻烦。这样的自己,最讨厌了啊。
什么时候才能成长的保护好自己,才能成为立派的大人好好守护他们呢?自己真是找不到答案了。

评论

热度(1)